Jan 21, 2009

抱歉+祝语

抱歉+祝语
根据以上题目,就是我想要说的主体,对象是谁呢,太多了,惭愧得有点数不清。
最近上网的次数减少了,可能是因为网路的速度的关系,不知何故,最近有点缓慢,可能是网路的速度都赶往美国,看新上任总统奥巴马,并为他庆祝了。
也可能是因为最近有点忙,忙什么,我也说不上来,总之最近只有要待到晚上才有空闲来上网。也许这是件好事吧,因为在Subang成天对这电脑荧幕,也不是很健康的做法。还有就是赖床的习惯要改。
抱歉,对谁呢?我也说不清楚,就说觉得被我的罪到的人吧;虽然你未必会听到,听到了又未必有原谅的意思,但别误会此文的用意。这只是消除我部分罪恶感的管道,如果是真正重要的事,我自然会当面说清。
我意识到,有时罪恶感根本就是自找的,就像当你在为什么事情抱有一种罪恶感的同时,可能是对不起一个人,其实跟你一样,对方在想的也只不过是自责罢了;双方的自责是也~~

接下来是祝语:
转眼,牛年又来临,越靠近自己的年份蛇年,心情就有股莫名的兴奋,哈不过今年,数牛的朋友最大,还得听他们的了。
相对大家拜个早年,虽然前几个星期已迫不及待地在msn上面的display message 上说过了(就是那个happy cny ~|*0*|~),可能是过于迫切,期待新年的到来,或者意识到上网的次数会少,所以先拜个早年,哈哈设想还蛮周到的吧~
各位*抱拳*:
新年快乐,
恭喜发财,
万事如意,
心想事成,
马到成功,
牛转乾坤~!!
*在国外的朋友们,即使新年没法回国,也希望你们的新年也会是一样快乐`热闹的
Take Care :D ~|*0*|~
近新年的春风在大马还真是大啊,不过天气就真的越来越热。水,要多喝哦~~

Jan 16, 2009

凡夫+ FF-X conversations

凡夫

日子过得越多,就会越想过越平凡的生活。
不过到底怎样平凡,才叫平凡?
看着身边的朋友一个接一个地到国外去念书,羡慕是有的,因为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有这样的机会,虽然我总说机会是自找的,不过话一挂在嘴边久了,久而久之,就会形成另一种思想;这种思想叫----不相信。
是的,总把同一句话挂在嘴边,
总想着同一件事,
总看到同一样东西,
总得到一样的结果。
久而久之,本来相信的,也变得有些质疑了,到后来就变得不相信了。
本来应该相信的东西,到后来变到不相信了。心里好像多了一个结,思想好像只停留在该处,转啊转的。
原本应该想的,没有想。
原本应该看到的,没有看到。
原本就没有得到的结果,竟然得到了
我想,这就是不平凡吧。
忘了原本的轨道,跑到另一条轨道上;也许是笔直的,也许有些许的弯曲;不过就是跟原本的那条不一样;就这样偏离航线跑了一段日子,就这样走了一段不平凡的路。
当然,要保持在最初的道路上,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最平凡的路一点也不容易走,就因为它平凡,所以才不平凡。
越是平凡的人,就越不平凡吧。
至于平凡的人啊,我想你们也别因为眼前的生活太过平凡或自己太过平凡而气馁了;站在低处的人永远都能往上爬,但站在高处的人,说难听些,只有往下掉的份。
所以,越是平凡的一件事,就要把它做得越不平凡。
快乐,不是因为不平凡,是因为你已经开始接受了平凡。
至少我现在是这样想的,谁知道,明天,就明天,我又开始了新的相信。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The conversations below belongs to Final Fantasy X:
some memorable characters:

Auron (as cool as Paine) : I'm the trouble maker all the time
Tidus: yea that's right~!
You can always count on Auron to complicate things.

(when Rikku said she will never be mature-thinking like Lulu)
Kimahri: you try and you become.
:Kimahri wants Rikku like Rikku.

Yuna: I learn to practice smiling when I'm feeling sad.
I want my journey to be full of laughter.

Wakka:He called Yuna his niece~ right?
and that makes her an Al-bhed~right?
...Don't say it!
Yuna is yuna~ right~!

*I hope i could speak Al-bhed,sounds so cool.But i never wish to become one,they make you wear a mask*cover the whole face*each and everyday,I rather to become a Ronso or Guado*for the fighting spirit and the big handXD*.But i don't mind using all those machina though,although it's against the Yevon's teaching:D

Jan 9, 2009

大丰。吹

大丰。吹

大丰大丰,今天真的很大风。


对人能生情,对地方也能情生,

人会变,地方也在变。

大丰大丰,今天真的很大风。

今天这样,明天那样


“哇大丰的东西很好吃hor

“会吗,我又没有什么喜欢在外面吃东西。”

“不知道勒,每次来这个地方,感觉都和其他地方不同。”

“会吗,我又觉得这里很少人一下。”

“不是那个,不知道做么每次来这里都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你对这个地方产生了感情吧。”

接着又说:“哇,没想到你这个人还蛮感性的。”

“我也不知道,就比较喜欢这个地方。”

*以上谈话在“好吃的地方”发生

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对这个地方情有独钟,从很小到很大我都住在这里,感性是没有啦,也许是有一点吧嘻嘻,不过原因何在,我还没有一个所以然。

这是我从subang回来,第七次(应该不只)来到“新山”,在之前的假期中,回家时来过两`三次(应该不只);第二次在这里吃饭,第一次是在车上,第二次是在“吃的地方”,第五次来the store,之前假期时来过三次,两次是剪头发。

*我有一个坏习惯,就是常把大丰跟大马一带,管叫新山,习惯了~|*o*|~

通常比较感性的人对数字特别敏感,来过第几次啊,是在什么时候来啊,是比较记得的,我觉得我不是特别感性,而是。。

其他地方我可不记得,我只记得这里的。如果你问我从subang回来到现在去过Cs多少次,我会说不懂,即使是没有去过也是不懂的那种,因为Cs没那么有feel有没有。

这里除了东西特别好吃,还有一间店从我的那架sony play stationgameboy coulour;家里住在一起的表哥的PSGB也是在那里买的,几乎全部童年的game都在那里买的,家里的游戏机也在那里买的。

爸爸,妈妈,妹妹,哥哥(在holiday plaza)都在卖game,竟然没有一个还认识我,haiz 短命少许:

“那个(卖game的)还在那里,哇从小女孩长到这么大了。”

“那时都那么大了吗,那个是他(店主)的老婆来的,上次都是这样了吗。”

“没有啦,是妹妹,你看脸长得几像,跟他哥哥一模一样啊。”

“没有啦是老婆啦,上次来过我们家的那个啊,现在在holiday plaza做的。”

“没有啦,上次我都问过他爸爸啊。”

既然连爸爸都拿出来作证,那我哪里还有胜算。

只能说不好意思了,在那里住了十五年的人,这点细节没看出来,还真是该打屁股也。。

“哇,他的爷爷回来了,你看。”

“哦,上次我来的时候有看到他,头发都那么少了。”

有一点废话,那是老化的现象吗。

十五年了,偶尔要为家里的干粮库添加点东西,或是我的游戏引来了,又会步行到这里来,有时跟妈妈,有时跟表哥,有时跟表弟。照理说,应该可以很熟悉这里的地里环境。

不过十九年后的今天,由于the store 近几年为了跟其他霸极市场媲美,而不得不进行的“猪猪大改变”也就是大型改革,之前宽大的走廊,现在为了塞进更多的小店,走街的街变得小了很多,有点像吉隆坡人所谓的“啦啦街”。

上次来到时,问了问询问处,因为忘了漫画店在什么方位了(都怪大改革~!):

Encik,di sini ada kedai komik ka?

tak ada la

oh~~yang last time itu sudah tak ada ?”

ah..sekarang sudah tak ada。”

hmmm看他的样子好像不太熟。

所以这次来我不死心:

“这里不懂又没有漫画店hor.

“哦,漫画店这里没有。”

Hmmm 我连上次漫画店在哪里,我都不懂,只能确定是在二楼,哪里还有资格来说人。对之前那位encik的少许不信任也许是还没有心理准备接受漫画店搬迁的事实,不然就是不甘心输给一个不知情的uncle

哈哈也没有什么在意,或是真的想去看漫画什么的,就是想看看那间店,现在变到什么模样了。

对人能生情,对地方也能情生,

人会变,地方也在变。

大丰大丰,今天真的很大风。

今天是这个样子,明天又不知会变到什么样了。

Note:lotsa improper Chinese used here, so don’t learn this at home XD

To Layyen: 记住了,这是大马式的XD

Jan 7, 2009

定格

很快就要重返校园,本该是期待已久,毕竟旷课多时;但是,人就是天生的矛盾动物;一想到要和假期分道扬镳,就不禁皱眉;虽然说我喜欢当学生。我也只不过是不喜欢被时间表支配,每天都要面对赶时间的压力罢了……

假期就不一样了,虽然说这个假期有许多事情要做,但是时间至少能让我分配。放眼农历新年假期,应该很快就要到了。翻一翻日历,却发现假期少得可怜。新年过后又是忙碌,到时也要准备飞翔了……

之前煎熬外加郁卒了那么久,我终于从铁盒里被释放出来;于是,头也不回,一步一步地走向自由的怀抱!能健康活着的人,是幸福的;因为健康便是拥有一切幸福的本钱。于是,我开始抓紧步伐,巴不得赶紧把之前抵押的快乐,连本带利地赎回来……但我却感觉到,忧虑且不安的眼神还在背后注视着我,就怕我欲速则不达;不想捆住我去追求,却又担心我经不起自由……

当时间无数次地向我示威,我便知道忽略它的可怕。把握现在,便是对未来的自己的最好的对待。因为课程的关系,我爱上了摄影,真舍不得在下个月把这台相机归还。新的一年,最想买一台好的相机带去旅行。原来能用镜头定格快乐的光景,是一件非常伟大的发明……

在时间面前,文字可能都无能为力。因为文字会随着年龄的转变而悟出新的含义;照片却将原封不动地锁住当时的自己;定格那一刻共同微笑的光阴……

Jan 6, 2009

蚊子,到底有多少只呢?

通常我没 事先调闹钟从睡梦中被吵醒,有两个可能性,那就是 MN

N是被可怕的Mr. Nightmare 心怦怦地“觉jiao”醒。觉和叫读作同音,那为什么我说是“觉”醒,而不是“叫”醒啊,因为我被觉醒时,就是一觉醒了就在也睡不着。

M是我是被Mr. Mosquito 活生生地“钉醒”的。钉和叮的共同点是两个都给你是感觉,而且都是不好的,而我选择用钉的理由很简单,就是‘怎么最近的蚊子咬人跟被铁钉的顶端刺到没有什么差别的啊,又痒又痛的。

这也是为什么我会在这个时候,公鸡还没起床,下新加坡工作的才要起床的时候,打下这篇“没有睡意的文章”

那天被Mr.N 觉醒让我感觉到害怕的感觉。

今天被Mr.M钉醒让我痒到很痒的痒。

所以我决定用我那放在角落,那偶尔用来喷蚂蚁的杀虫剂来喷蚊子,既然是杀虫剂的话,所以我认为这两种昆虫都应该能够死掉,嘻嘻。

这么久没有“喷蚊子”,在喷之前也差点忘了摇一摇瓶罐,让药剂平均地混合在一起,这样一来也比较具杀伤力,蚊子就能一喷既死。

一喷既死,电视广告都是这么说的,可是。。

根据我的经验,不同只的蚊子会对杀虫剂有不同的反应,一些一喷既死,缩成一团,一动也不动;一些怎么喷都喷不死,一喷再喷了还是在那里嗡嗡嗡地飞来飞去,虽然飞起来东倒西歪地有点怪怪的,好像是酒醉了的鸟儿左左右右地飞着,不过它就是不死~!!

刚刚咬我的那只就是这样,前面两只都已倒下,它还有兴趣跟我玩last man standing,迟迟不倒下。直到现在,我已不知它的去向,也不想知道了,不是放弃,而是我知道再过不久它的生命也该结束了,所以才没去理它,所以才来写写谈谈。

我在想,会不会有那么一天,那个杀虫剂,我就这样一直按啊按的,按到手指都酸了,按到杀虫剂不再发出砂砂声,而是哑了去,蚊子还是喷不死怎么办?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倒不如砂的一声,喷死自己算了,快些,干净些,而且重点:一觉睡去就再也醒不来了。

现在就让我来总结一下:

蚊子--从小到大,挥之不去的睡梦阴影。

.......................................

哈哈,写文章吗,尝试过自述试的,儿童试的,陈述式的,诗歌式的,日本式的,就是没试过台湾式,今次还是首回,下一次要不要来个香港式的呢?哈哈应该很难,因为我不会方言。今天我又被惊醒了,不是因为噩梦,而是蚊子,和那在脑海中徘徊的台湾风,啊总算写出来了,很考耐力呢,因为我觉得很好笑,又要一直憋着直到写完为止。

哈哈哈哈

Jan 4, 2009

气球论(外章)

气球论(外章)

静けさから歩き出す
まだ見ぬ遠い夜明けへ
ただ願いを叶えたいの
夜を越え

walking out from the silence,
toward the far daybreak that I've never seen.
I just want my wish to be true,
and with that thought, I pass the nights.

lyrics from a song of Garden of sinners.


“当时作为前辈的讲师在旁边,说了些蛮不讲理的话,我就暴打了他一顿。”医生

“。。。然后就被踢来这里了。”

“啊。。啊。。”老婆婆

“不过也无所谓,反正外科医生只要靠技技术就能吃饭。去哪里都无所谓,我马上就会把这个破地方变成最好的医院。”医生

“虽然只有一个人,还是坚持到底不服输啊”老婆婆

“算是吧。”有感触地说道:“毕竟,人都是孤独的。”

“可是啊,太坚持了人会受不了,像气球一样爆掉哦。”说着碰了碰心脏处:“就像我的这里一样”*刚动完心脏手术

“人啊,如果只靠自己一个,什么都做不成哦,要靠周围的人好好活下去哦。”

故事片断抽自Iryu2-ep.6

Sekiyama Aika sings aesthetic:



在这篇文之前,记得我也曾经提到过,这里来一段引用吧:

外在的变化往往由内在的变化左右~

是一个过程~

是个日积月累在内心,然后由某种因素,突然发生的一件事情~

突然被释放了~

比喻成一粒气球的话,累积的过程就是气球在膨胀,发生的瞬间就是气球一下子泄气的瞬间~


怎么会那么巧~一样的思想好像处处可见呢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