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10, 2009

新年。童年

咚咚咚呛,咚咚咚呛,咚咚咚呛咚呛咚呛,不知道是不是很久没有‘打’到这个字,感觉上并不像是会发出dong声,和qiang声似的;无论如何这些新年才能听到的字,一年只出现一次吧,莫怪`莫怪。

今年的新年如何?

Hmmm大体上来说,Jb的新年气氛还不算很浓;其实怎样才算农呢?说上来也不好说,因为生长在二十年代的我,活了整二十年,四岁以来,懂事了应该也有十六年,可是印象中,拥有浓郁的新年气氛的,我看只有六七年左右。也就是自从我的外婆家从旧家搬到新家;我的旧家搬到新家。

外婆旧家虽然小,也没有新家的庄皇,可是每当到了佳节,总是热热闹闹地。也许是因为地方小的关系,也许是小地方的关系;地方小,人多,拥挤的场面看起来也比较热闹;小地方,人热情所以卡起来比较热闹。这也许就是当中的原因吧。

以前有点受不了的东西,现在开始怀念起来了。以前,大年初二到外婆家,小小的市镇里,家家户户的地上被满地的红炮纸掩盖着。曾经还叹息没办法目睹这样一个炮火连连(自然不是最近以国战火的那种)的通宵,因为每次只有年初二才下外婆家,除息夜那晚最热闹的“战火”总得牺牲掉,没得看。不过,就算是初二,晚上的第二起连夜炮火,还是能把狗儿吓到躲在车底;婴儿吓得屁滚尿流,泪流满面;也陪伴着挂着‘夜猫子’名片的大人,或是赌徒们,一直到天明。有时我不得不佩服他们的耐性,还有就是好奇他们到底是跟哪国订购了那么大批的军火。儿时的精力旺盛,也才仅如此如此啊。白天时的精力,这边跑啊,那边跳地,大部分已经消耗到彻底了,到了晚上很容易就能入眠,梦见美梦,跟隔壁小花啊,小玲啊一起放烟花什么的,但是就在最最快乐的同时“啪啦`啪啦`帕拉”就想起了一连串的炮竹声,之前满怀期望的“炮火连连”终于出现,不过无论如何也是打破了美梦的因素。拿了枕头,想‘挡掉’炮竹声,暂时让震动得厉害的耳膜,歇息歇息。哪里知道,在半睡半醒的状态中,即使是白天听起来很细微的声音,在这样寂静安详的梦窝里,还是直接起了提神的疗效。就跟半夜被蚊子咬一样令人受不了。不过最终也能在一阵翻来覆去后安详地入眠。不过那时已是两点多了。

“吃饱饭才去玩。”

隐约还能记得当时的这段话。那是一个除夕晚,发生地自然就在我的大丰旧家。每年到了年除夕,相信不只我家,家家户户的里里外外都是从早忙到晚的吧。单单是准备拜天宫的食物就足以让家庭主妇们忙得不可开交了。首先是巴刹选购菜肴,尤其是鱼类`海鲜类一定要新鲜。然后就霹雳啪啦的煮啊煮,煮到中午时分也已经大汗淋漓了。

而最忙的还是小孩子们吧,记得了,人老力衰是应该的吧,不过如果是小孩子的话,嘿嘿嘿~在他们的字典里好像还不是很清楚什么叫累倒晕倒,什么叫累倒四肢瘫痪吧。哈哈那时的我们家,大人忙,小孩子更忙。忙的是什么还用说?自然就是玩啦~

根临近小孩一向有来有往,不过到了新年,我们家就像大哥大一样,大伙儿聚集的地方。

早上灯光明媚,不适放烟花。我们就玩炸的‘啪啦啪啦’被我们炸的东西,其实种类甚多,就是泥土(普片)`花盆(消音)`汽水罐(屋内残留的太多物品之一,恐龙蛋的话会蛮适合的)`水盆(让水开花,吉祥之兆),空气(就是握在手上然后往上丢的那一种,偶尔会炸到几位英雄),粪(不要问我是谁的,就是路边干了的那一种)。基本上玩的就是火材炮啊,彩雷啊,恐龙蛋啊什么的,比较贵的我都比较少买,像是降落扇蛋,跟雷王啊。还有除了我的这一份,我党哥堂弟的也蛮多种类的,有不知道会往哪里钻的“小蜜蜂”,有丢在水内也能爆开的“水炮”(Note: not 生在脚板上的水泡),青蛙炮(忘了它的功效),足球蛋(类似火材炮,但更响亮),一些在地上转的烟花,响天雷(在外婆家又有另一种玩法),夜里行(每隔一段时间就能听到的,英文翻译的话,声音大概是ieeeeeeeeww pop ,也是在半夜里谁便跑到人家家里来的危险物品(曾在我家构成了另一段悠久的故事)。

“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这些笑声真难得,好像将它们录下来,加上‘童年回忆’的标签,把它们都收好。

说道射枪,有哪个小男孩是不会被着迷的,如此的着迷也能应用在炮竹的玩法上。

就有一种瘦长的烟花,管道般的,通常是握在手上,朝天能射出一颗颗的烟花出来。

小孩的观念,能射出东西的东能算是枪。

任务:打战

目标:任选

胜利条件:无

失败条件:无

交战时间:夜

“哈哈哈哈哈”

“好了吗?”

ok好了”齐声

“好啊,一。。。二。。。三。。。”我们一起将烟花的芯点燃。

就这样,我们一群,充满童贞的一群,拿了烟花就互相指着对方射去

phooooooooooop”一多青色的火花从我头上飞过。心跳加速,一面奔跑着,一面迅速地观察敌势,又有人瞄准了我。。糟了。。

我不自觉地跳了起来,闪过从脚边射过的黄色烟花球。

“好。。好险。。”

“好俊功夫,接招。。”

“哈哈哈,打不到。。打不到。。”

“哈哈哈哈”跑来跑去的邻居小孩,紧张被打中,连仪态都忘了,跑得东倒西歪的,很是有趣。

“哈哈哈”害怕被打中,结果能做的只能一直笑个不停。而我最喜欢这样的目标,攻击中好几次。

事先有说明只能攻击脚部的,到最后我炸中几只‘猪脚’都已被时间冲淡了,不在话下。

谁胜谁败,在我们之中也没有分出个上下。

我们之间都有一个共同的,不用说出来的默契。当天没有人承认自己打中别人的次数最多,也没有人说谁谁谁被打中最多次。我们的印象里,其实没有真正的第一名,只有打成一片的朋友和挥之不去的笑声。

有一天,有一个我们家附近的小黑,也来了。在我们近区小孩的眼中,不是获到很多的好评,就是很爱欺负弱小的那种,黑黑的,很像小混混,所以我们都叫他小黑。

“哈咯要不要来点炮?”

“好啊。”

我们帮他开门了。

“你们有没有恐龙蛋?”

“有啊。”说着就赐给他一包。

他拿起一颗,就用香点着了,握在手上。

一.。。。。

二.。。。。

三.。。

咦?好强毅力,能拖到这么久都不丢。

接着,他用一种很潇洒的姿势将恐龙蛋抛向空中,然后。。我隐约可以听到他在内心爆出的那胜利的狂笑声,同时,恐龙蛋在空中爆开了,时间的掌控刚刚好,哪怕在迟上一秒就要爆在手上了。

“。。。”这个动作我们也做过了啊,可是就是没有他那么潇洒,不过我们当中并没有鼓掌的人,或是对他的举动而称赞的人。共同的对望中。。我们一致的共识。。此人,落选。。。。

不知几时,我们新年时学会了喝酒。

“哎,小孩子不可以喝酒啊。”大人们总爱用那种似笑非笑,用来取笑人的表情。

“这个酒精只有2%罢了啊,拿”说着指着品瓶罐

“不可以啦,小孩子不要喝酒,来拿来。”说着张开巨人般的大手,威胁性的向我们伸来。

*赐了过去*

过后不久,客厅电视机前,每个人手上都拿着一罐shandy,心里想着:难道你不给我们,我们就不能自己拿吗

哈哈哈哈。。

新年期间,大人们的赌钱,成了我们小孩子活生生的生人典范。拿起一副牌,我们在地上,自己也来赌一赌,试试手运。要赌博,最基本的条件就是赌注吧,可是我们比大人们更能克制自己,可能是小孩子对钱没有太大的欲望。我们呢,就是手够得到的,就拿来赌。

而新年里,手够得到,又处处都有,随手可得的是什么呢?除了年货,我更不知道还有什么是更贴切的了。就是拿了一罐糖果,然后平均分发出去,就能开办了一个小赌局。就这样一面赌,一面吃。半桶的糖果也吃光了,满地的糖果纸,才察觉到到底有什么不对劲的。要是大人们都没有发觉地上的糖果纸才好:D

5 comments:

angelin said...

Haha...bon!! Ur cny sounds exactly like mine!! fun rite?!LOL:)

layyen said...

这篇文章让我想磕肉干、肉松卷,还有shandy!!!突然发觉很久没喝了……想念那个味道~~~
你的炮的名称,真的让我想到“从前”……我发现我都叫那种炮为“月旅行”;而你是“夜里行”。。。哈哈~那是少数我敢玩的炮……最怕玩火柴炮,每点燃就会丢出去;可怕~最不喜欢别人玩雷公(雷王);p……真的是“恐吓众生”……
享受玩牌的过程,重点不在于赢钱,而是一种凝聚力,或是快感……
啊,新年过了~~今年的新年太匆忙,才玩了3天:(
新年就是要“颓废”在一起,赌博、放炮、大吃大喝……新年很快又会来临~~

- p c b o n - said...

Angelin>
haha 你也跟我一样没有童年啊?哈哈
just kidding~
好玩就好~

Layyen〉
其实我也叫月旅行,不过夜里行比较有含义哈哈~
今年新年人们都禁忌的一句话,就是财源滚滚来啊

果然回到了乡下没有人敢提起这句话,深怕裁员滚滚来~
说起来还真的苦了大家啦,希望经济好转,要旺大家一起旺~

Layyen said...

我很白痴,我大年初一祝人“财源广进”……结果那个人脸马上三条线滑下来~~哈哈。。“裁员滚滚”是不错的吧,滚开、滚掉~~

- p c b o n - said...

哈哈~
裁员滚滚去(来)~ 那人立刻给你一个大红包~ :D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