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14, 2009

所以我们才需要超人II

“the future is always changing.” Master Roshi in 《dragon ball》


希望未来判决再次加重~

上一篇有关法律的可靠性,今次有了新的结论。刚才中午我碰到一个不愿吐露工作的人,只称工作性质是有关法律和罪案。就称他叫L吧。他对我的疑问提出了一些看法,让我对法律有更深一层的见解。
由于在报章上看见因攫夺案而伤害到他人性命的匪徒,只被判五年半的监禁而打包不平。我当时在想,这样是最公平的解决方案吗?
如果换作受害者是法官的亲人,那法官大人他还会有同样的结论吗?
就因为这样,我质疑了我们的法律裁判的可靠性。
法律是为了公平;为了人权;为了保护人们而设的。但是它真正能保护到多少人呢?又有多少漏网之鱼是逃过了应得的法律制裁呢?而我们总是自我安慰的说,坏人是会有报应的,是会遭天谴的但是又没有人真正去数过到底有多少坏人是在享用他们用肮脏手法而夺回来的钱,正愉快地度过他们的余生呢。
这些事情,在还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之前是没有人会去理会的吧。没错啊每个人都只看眼前的事情和关系着自己的事情。这很遗憾是一种无知。人们自古到现在还在犯的错误就是会从蹈覆辙。简单地说“事情还没发生,他不知道”

说道杀人和杀人犯应得的罪状,根据法律是这样的:
杀人的动机:这个是很重要的考量因素。如果没有杀人动机,可能是误杀或是为了自卫而杀,通常都可以是减轻罪状的理由。
情况:死者是当场死亡,还是送到医院后才死亡;一击死亡,还是几个小时后才死亡都直接影响到判决的轻重。
受伤程度:轻伤还是重伤;蓄意伤人还是无意中伤到人
初判者还是已经有案底了的。
有没有直接就去自首,还是过了一阵子才出现在警察局门口。还是警察自己找上门等等。
当被问到最严酷的处决(capital punishment) 有哪些时,L说最宽容的做法是死亡之针(lethal injection)。没有痛苦、没有挣扎,三十秒内就能结束一个人的生命,不像电视机上所说的是需要一定程度上的挣扎后才进入永眠状态。对于比较顽强的人最多能撑个三分钟,三分钟后人类一定得报道阎罗王。然后是电椅(electrocution),利用高福特的电压来处死一个人,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痛苦。接着是到枪毙,据说在中国,枪毙的子弹是要自己掏钱包来买的,那么哪些家境比较贫穷的死囚买不起好的子弹,能不能在一枪之后就安息了还要靠天意啊,要不然后果可想而知啊。
最最残酷的死刑是吊颈(hanging)。据L所说,那是一种最痛苦的死法。原因其多。之一是在判决之前犯人是不知道他真正的判刑日的,因为前面还有很多人在排队~!吊颈不是普通人想象中那么简单的,它是一个需要被策划的判刑。因为考量到犯人的不同身高体重,绳子的长度等等也是需要被考量的。你只需有一些的想象力就可以想象到在判决之前犯人每天想着:“几时会轮到我的那种精神上的折磨。
一种说法是:“被逼疯了倒好,就不需要上绞刑台了。”
法律上,拥有神经问题的犯人是不能被带上绞刑台的。一个犯人必须通过三十天的职业观察才来断定他是否有神经问题,才来决定该不该送他上绞刑台。
总结来说,杀人案不是一年两年就能解决的案子。如果家属不满意法官的判决,他还能申请继续把案子告上高等法庭;请更好的律师等,当中过程须花上好多年。还有一点是杀人犯是不能被保释的,在审案期间,他都必须在监牢里渡过。像是上次文中的报道,案子是2006年的,但拖到今天才被判刑,加起来总共也不过是八年半。对L来说,普通人听到这样的判决而打包不平,但是当中的过程是很复杂的,有很多因素的考量才能得到一个“最公平的答案”。
而对我来说,不管是蓄意还是无意,初判还是有案底,罪人始终就是罪人。没有一个人有权力夺走另一个人的一切,既然他已夺走了他人的生命,甚至严重创伤受害者的家属的心灵导致他们的余生都要在阴霾里渡过,他就得承担那个责任,就是以一命换命。这里不要跟我讲法律,就当我是个不懂法律的人,当我是冷血的禽兽都好,五年半?我的良心始终没办法接受。

2 comments:

layyen said...

说真的,我一开始觉得愤愤不平;因为想到判决会否根某种关系有关……我并没有要煽动不良意识,只是想到早上看到报道,有4万多个华裔子弟因为“制度”而无法进入国内大学……这样的联想可能太主观了~

运毒的案件和掠夺案相比,运毒的人是很不对,但是他没有逼人吸毒或是直接害命;虽然说是有供应才有需求,又需求才有供应……但,毒品是害人不浅,害的人更多;瘾君子会变成杀人放火的强盗小偷,因为要钱买毒品……人民昏恶,整个社会停滞,如果说毒品猖獗……

这些判刑的画面应该列为学校的教育片……杀鸡儆猴……

或许真的该杀鸡儆猴……

-pcbon- said...

其实贩卖毒品、劫夺都是‘钱’在作怪
有些人是视财如命~有些人是‘走投无路、逼不得已’
撇开宗教上的神罚论~
让我最打抱不平的是这些‘恶兽’们的实在是太过自我为中心了
谋害了人、留下了钻心刺骨的回忆还能逍遥自在的渡过余生~人说坚牢出来了还是一条好汉~
但这些人认为坚牢就像他们的人生大学,风光地进去,饱满地出来~
也许话说得太过满了,不过我还是认为五年,未免也有辱死者、看轻生命~
他们还说什么“希望藉此傳達一個明確的訊息給大眾“我呸~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