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16, 2009

说自己

《离家出走》
我常常离家出走。
我的随身包都是那么重,应验了B型人的特征——包包总是很重,总不知装了什么;但每一次,都没有把东西带齐。


我常常离家出走。我喜欢躲起来。
从这里出走,到那里生活;然后从那里出走,再到这里生活……各个地方接触的人当中,没有相互重叠的地方朋友。所以他们不知道我那里的朋友,那里的朋友都不知道我这里的朋友。这一种方式挺好。我享受不同境界的感觉,这很很奇妙。和他们分享心事、秘密,大可放心。


我喜欢离家出走。这样才会想想家。
把这里的东西都留下,只待随身物品去那里,到不一样的境界生活。这样我才会挂记着回去,然后又可以从那里离家出走回到这里。就像我的良友笔记电脑,没有把它带在身边,让我总是珍惜与它消磨的时光。


我总不知不觉地开始离家出走。有时因为生活需要、忙碌需要、休闲需要;有时只是偶然。

颜色
从这个境界出走到另一个境界;站到对岸看彼岸,更加清楚……原来,我已经脱离童年很久。我发现小表侄女正在幼儿园的作业簿上彩色,图片是海底世界。我发现她把虾彩成红色。我不禁笑了笑,对她说:只有煮熟了的虾,才是红色的。


她吓坏了,我却更加乐。她赶紧问我虾是什么颜色?我忽然哑然。是灰色?是黄色?如果是老虎虾,背上还有花纹、也许是浅桔色……最后,为了让她方便点,我说虾是灰色。但,因为没有灰色的彩色笔,最后把虾彩成了淡淡的黑色。

接着,她说要彩鱼。她说鱼是橙色的。我又笑了。鱼有橙色的吗?不是灰色的吗?后来,她害怕再上错色,每要开始彩色,就征询我的意见。

“螃蟹是什么颜色?”大概灰色巧克力色……“水母什么颜色?”灰白色吧。后来,她也把原本红色的龙虾彩成黑色,她说图里的小动物不可以死。可在我看来,他们都是餐桌上的海鲜。他们的真面目到底是什么,我真的不太清楚了。

最后,作业完成了。一幅灰暗的海底世界。
这怎么会是6岁小女孩的杰作。我想,我毁了她的作业。


我抹煞了孩子的缤纷幻想。可谁又说缤纷的海底世界是个幻想?五颜六色,在成长中,随着记忆退色。最后,大人自己都忘了分辨颜色,忘了怎么上色。慢慢地,不如小孩随心所欲,勇于表露形色……总是在顾忌真理、真凭实据、又在乎人言可畏,把内心的颜色都藏起来……于是,察言观色,变成了看人面具的颜色,看人脸色……颜色,只是用来给人看的。

我随时会离家出走。这个“家”是心的归属。
心在哪里,家在哪里。追寻我的心,所以离家出走。
有空不妨一起离家出走。
快意有时就在于随兴、尽兴。
快乐是什么颜色?你是什么颜色

2 comments:

- p c b o n - said...

我的背包也都很重的,重因为laptop+水罐,有时会有书~不想大女生们会有口红,化妆品之类的gua 哈哈哈哈
我也喜欢离家出走(正面的),因为外面可以看到不同的人。在家看的是自己人,就好像看到了自己。但在外看到的却是别人,完全不同种类的人。这样会给我有思考的空间,怎么会有这样的人?他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会跟自己那么不同?
我曾经说“人与人性格的固定框框"可以由地方来分辨。尤其是去到了越远的地方的我,先是subang ,在那里发觉不同州的不同,后是墨尔本,发觉到不同国的不同。

快乐的颜色就是你认为快乐就是快乐的颜色
像高空弹跳,就是那种脚下‘虚’的感觉,人们享受其中,所以快乐是没有固定的颜色,我喜欢黑色,那也可以是属于我的快乐颜色。
不过如果是小孩的话,五彩兵分比较适合。
因为跟小孩说话不需要讲逻辑哈哈 他们才会当你是一分子。

layyen said...

感觉你在讥笑大女生的包包@.@哈哈~(我的感性幻想的~)
大男生和大女生装的东西都差不多,只是看性格吧。上学的包包最重了。

可像我们这个年纪的,都不会带口红出门吧。。年轻人嘴巴很红。护唇膏还差不多,那是个轻得不得了的东西。
我觉得我的包包里,钱包最重,可里面没什么钞票~~我出门不是忘了带伞就是忘了带水,不然就是手机,不然就是纸巾……包包轻了,就肯定有问题。我拿久重的包包就头痛,重量不平衡使得肩膀有问题……还是背包好……男生就好,背包百搭。

我很矛盾要跟小孩说事实还是瞎掰,可他们比较喜欢瞎掰。我跟他们玩的时候,我觉得我自己是个疯子。
可和他们交流,总是可以让我有更多思考。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