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5, 2010

多说了几句

p/s: 这篇没有重要的元素,看了就算了吧:D

今天的课只有两节,
早上睡迟了些,大概八点半才起床; 冲忙地从橱里拿了一条oreo 饼,放在口袋。
出去时,嘴里也塞了一块。

没多久就上tram 了;
今天人多。。特别多
上去的时候看到的是人,听到的是人,头不能转动,索性就闭目养神了~

有时我觉得我怕太习惯一种生活;
习惯就会让我麻木;
麻木了就会不留神。

这让我想起了。。
每天都是新的开始~~
这句话~
多渴望能有那种境界啊~

现在习惯了在tram上的生活;
在tram 上的时间比走路的还多~
恐怕以后变成懒惰走路了~

那天跟朋友谈论到winter break 的事情;
她说她只有两个星期的假期,但还是选择了回国;中国,比我的家还要远。。
这激起了我想回家的念头。
所以可能会回国看看、呆呆、睡睡、 吃吃~

好消息?
或许

但是很快就要回来墨尔本了,因为朋友从queensland 而来;
而且那时是winter的极端~
很担心那时怕冷的自己~


那天去剪头发了;
除了怕冷,我开始发觉到,还是整齐比较适合我的形象,所以虽然未满二十一,我已经开始脱离了‘时尚’反而追求的是‘整齐’的路线;
应该是性格的问题
哈哈
我告诉她我要剪刘德华的。
她说那会很短
我就告诉她好吧给我剪个学生头(我的‘整齐’的意思)


那位剪头发的女士说了说话的艺术给我听:
跟新马一带的人说话:要清楚
跟中国一带的人说话:要简短

这是他说的,
我认为,说道清楚,澳洲人应该排在大马人前面;
因为有时太清楚了,好像有点长气

以我的耐心标准,我还是比较喜欢精简一点。

但是人各有异,我也不想去追究太多了;
哈回自己,做回自己的本份吧~

1 comment:

layyen said...

我以前特别的理发经验是,他会让你点台,问你要几号的理发师。第一次去的时候,不知道要点谁,就随机给号码。后来,我随便点上一个第一眼就觉得眼熟的理发师,而且是我喜欢的类似;朋友也是。我们说,那是缘分;谁可以那么容易摸你的头发,还帮你剪;不知道是几百年前的约定……
理发师往往可以和顾客甚谈;什么都可以。打发时间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摸着你头发的人感觉是亲近的。一种亲‘密’动作——打开防备密码。

你们留学生应该有航空卡吧?时常飞来飞去,可以earn miles,换免费机票,那就可以更加频密地飞……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Popular Posts